首页 > 霍格沃兹的龙吼大师 > 第二百三十二章:食死徒宪兵队长贝拉特里克斯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二章:食死徒宪兵队长贝拉特里克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先不急,贝拉,日子还很长,总有复仇的机会的。”

  达力温和地说道。

  “但是现在,作为你失去赫奇帕奇金杯的补偿,我决定赏赐你20w加隆,和卢修斯一样。”

  德尔芬妮再次一挥魔杖,金币哗啦哗啦地往贝拉特里克斯面前的桌面跳去。

  这时,其他食死徒都开始骚动了起来,明显这一次贝拉受到赏赐给他们的冲击比刚才卢修斯那时候更加强烈。

  毕竟卢修斯马尔福之前为伏地魔复活所付出的努力,大家都有目共睹,甚至还差点把邓布利多赶出了学校,有了这份功绩

  “这个先不急,贝拉,日子还很长,总有复仇的机会的。”

  达力温和地说道。

  “但是现在,作为你失去赫奇帕奇金杯的补偿,我决定赏赐你20w加隆,和卢修斯一样。”

  德尔芬妮再次一挥魔杖,金币哗啦哗啦地往贝拉特里克斯面前的桌面跳去。

  这时,其他食死徒都开始骚动了起来,明显这一次贝拉受到赏赐给他们的冲击比刚才卢修斯那时候更加强烈。

  毕竟卢修斯马尔福之前为伏地魔复活所付出的努力,大家都有目共睹,甚至还差点把邓布利多赶出了学校,有了这份功绩,受到黑魔王的奖赏也是无可厚非。

  但是贝拉特里克斯就不同了,大家都知道她才刚越狱不久,并没有做出多大的贡献,在这种情况下获得如此丰厚的奖励,让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生不满。

  “黑魔王大人,如此丰厚的赏赐,我实在是经受不起。”

  贝拉特里克斯眼神迷离地看着达力,仿佛眼睛中有什么在燃烧一样。

  “再说了,我失去了您寄放在我手中的宝物,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要您的另一件宝物......例如说您的——”

  达力轻轻地摇了摇头,打断了贝拉特里克斯的话。

  “贝拉,我这20万加隆不仅仅是赏赐你的忠诚,其中还包括了给你下一个任务中使用的经费。”

  “经费?任务?”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好奇地看着达力问道。

  “是的,我打算给你一个新的任务,就是作为我的代表,监督食死徒中有没有违反我规定的麻烦分子——例如说在没有我命令之下,擅自袭击麻瓜,或者擅自做可能会引起魔法部注意的危险行为的。”

  “我知道这并非一件简单的工作,但是我相信你的实力和你的忠诚,所以我允许你利用这20万加隆组建一支督查队伍,帮助我监督和纠正所有食死徒中的违规行为。”

  “形象地来说,就是属于我的宪兵军团,纪律部队。”

  达力早就有了这个想法,既然自己无法随时管理食死徒,就把这个工作分配下去。

  原本他打算让更加相信的德尔芬妮去担任这个工作,然而德尔芬妮一方面还承担着在他不在时冒充伏地魔身份的任务,而且德尔芬妮在食死徒中属于外来者,很可能会引起其他食死徒的不满和抗拒心理。

  但贝拉特里克斯就不同了,本来她就是食死徒中的最大不安定因素,嗜血残忍无恶不作,是最有可能违反自己定下规矩的人之一。

  然而把她安排为纪律部队首脑的话,她自己就不得不成为最遵守纪律的人,毕竟以她对于伏地魔的忠诚,贝拉特里克斯绝对不允许自己辜负伏地魔的期待。

  而且贝拉特里克斯作为最早的食死徒之一,对于伏地魔的忠诚大家有目共睹,她在食死徒中也有很多人脉,让她的工作所受阻碍会少很多。

  更深层的一点就是,达力还隐藏着让食死徒势力自我对抗,内部斗争削弱他们的想法。

  但食死徒也并非全都是傻子,听到了宪兵这个名词,食死徒纷纷神色紧张地议论纷纷。不安和紧张的情绪迅速在食死徒中蔓延开来。

  “恕我直言,黑魔王大人。”

  一个满脸横肉,有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站了起来。他有着一张扭曲而苍白的脸,一头黑色短发,身材魁梧。

  “闭嘴,多洛霍夫!黑魔王大人的决定有你插嘴的余地吗?!”

  脸上刚刚还被兴奋所填满,双颊潮红的贝拉特里克斯,听到这个男人说话后,立刻秀眉微颦,大声呵斥他。

  达力立刻明白了他的身份,最危险也可能是最强大的食死徒之一,安东宁·多洛霍夫。

  即使在食死徒中,安东宁多洛霍夫也是有名的生性残忍的武斗派。

  当年在第一次巫师战争中,他就曾经背上了人命,所以才关到阿兹卡班。听说在当年他亲手杀死了罗恩的两个叔叔,莫丽的两个兄弟,而且还折磨了数不清的巫师和麻瓜。

  在原作中,多洛霍夫也是极其可怕的反派角色。他是原作中最后杀死莱姆斯卢平的凶手,有着娴熟的魔法决斗能力——最后,能打败他的只有拉文克劳的院长,菲利乌斯弗立维而已。

  如果说达力在那一次阿兹卡班的越狱行动中,选一个他最不想带走的人的话,多洛霍夫无疑是其中之一。

  不过达力也清楚一点,多洛霍夫虽然是个危险的定时炸弹,但是运用良好的话,说不定也是一把非常有用的工具。

  毕竟他对于伏地魔的忠诚也是实打实的,不差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多少。

  “没有关系,贝拉,让他说话吧,应该除了安东宁以外,也有很多人,其他朋友也有同样的想法——你们的任何疑问可以大胆的提出来,我不会怪罪你们的。”

  “谢谢你,黑魔王大人,您的睿智和仁慈是如此的伟大。”

  多洛霍夫沉声说道,同时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想说的是,首先,我们都是为了追随您,最伟大的黑魔王,才来到这里来的——我们都不想成为其他人的手下,也不愿意被其他人,例如精神并不稳定的女人质疑对您的忠诚。”

  说到这里,多洛霍夫冷漠地瞪了贝拉特里克斯一眼。

  “你这头疯狗!居然敢在黑魔王面前这样说我!”

  贝拉特里克斯银牙咬碎,似乎要当场和多洛霍夫决斗一样。

  达力则冷眼看着这幅场面,要不是他的表情被瓦洛克的面具和德尔芬妮的兜帽衣隐藏住的话,食死徒就会看见他正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笑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