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宋晗依陆则谨 > 第33章 无尽的折磨

我的书架

第33章 无尽的折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子佩的挣扎引起了江子峰的兴趣。

“哥们几个,今晚好好玩儿,这可花了老子两百万,够老子找两三个公主了,却娶来这么一个赔钱货,晦气。”

江子峰贼笑着拿着皮带,清脆的声响在诺大的别墅里格外的刺耳。

“啊!你这个畜生!”宋子佩吃力的尖叫,皮带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叫啊,小贱人,反正这个别墅也就我一个人住,随便你叫!”

“嘶!”宋子佩身上松软的病号服轻易的被撕裂,露出大片春光。

“你们会得报应的!禽兽不如的狗东西……啊!”

宋子佩哭的声嘶力竭,下一秒男人的强行进入让她疼的面目狰狞。

眼泪一滴滴无声的滑落,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报应,这都是报应啊!”

宋子佩被限制在这栋别墅,江子峰会不定时的回来,羞辱满足一番后又离去。

这天,江子峰又带了人回来,不过跟往次不一样的是,还多了几个女人。

“不要摆出这幅死人样,老子买你回来不是让你死的。”江子峰看着宋子佩面无表情,顿时心里蹭蹭的火就上来。

“来,宝贝儿们,今天给你们加点料,陪这个死女人玩玩怎么样?”

“这不是宋小姐嘛,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

“真的是脏得很呢,江总,我可不愿意。”几个女人立即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避之不及。

宋子佩面无表情,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引起她心中的怒火了。

一个女人为了讨好江子峰,端了一盆不知道是什么水,从头浇到尾。

宋子佩被冰冷的水泼的清醒了不少,一头头发就像湿了的杂草一样,滴滴答答的在滴水。

“你们想怎么样?”宋子佩张口,发出难听的声音。

她这几天受到的折磨,已经让她的嗓子彻底的废了。

“我们不想怎么样,宋小姐,你还是拿着这面镜子,好好看看你自己,此刻有多肮脏吧,哈哈哈哈……”

“走了宝贝,我们不在这跟这个丧家女人扫兴。”

江子峰搂着两个性感女人的水蛇腰,锁上了门,启动着豪车远离这片偏僻的别墅区。

宋子佩的额头被刚刚的圆镜子砸伤,旧伤疤还没愈合又被撕扯开来,和头上的水混成了血水从脸上慢慢滑落下来,异常狰狞。

这面镜子已经碎了,碎成了很多块。

宋子佩颤抖着手拿起这面镜子,碎裂的镜子里倒映出几个十几个她。

脸色苍白,双眼布满了血丝,身上还是穿着破破烂烂的病号服,已经遮挡不住躯体,脖子上和腿上满是留下的痕迹。

“呵!真是造化弄人啊,没想到,我还是败在了你的手里,宋!晗!依!”

宋子佩猛的把镜子又摔碎,摔成更多片细小而尖利的碎片。

她用碎片割断了窗帘,一节一节拼接起来,从三层高的别墅往下滑落。

这层别墅实在是太高了,她接窗帘的长度远远的不够。

宋子佩咬牙一狠心,跳在了一堆草丛里。

“啊!”

脚腕处传来撕心的疼痛让她叫出声。

“什么声音?”两三个侍从悉悉索索的往这边走来,仔细的查看了一波,发现什么也没有。

宋子佩屏住了呼吸,藏身在草丛中。

一路上她都小心翼翼的过去,破烂衣服的口袋里装满了尖锐的碎片。

宋子佩记得陆家的路,她要去陆家!

这几天的折磨,她受够了,反正早晚横竖都是死,也不在乎多一次少一次。

她不敢打车,怕路人认出。宋子佩足足走到天黑,才摸到了陆家的别墅。

别墅里二楼的灯亮着,她看到熟悉高大的身影,和那个女人。

“宋晗依,惊喜吗,我来找你了。”宋子佩咬了咬下,握紧了拳头。

她一直等到二楼灯灭了,才混着夜色,从破烂的衣服里掏出江子峰用来捆绑她的绳子,缓慢艰难的攀爬上去。

“你一定想不到,最后你还是死在了我的手里吧,哈哈哈!”

宋子佩扔了那条满是血迹的绳子,站在二楼的阳台上,轻声轻脚的走进诺大的卧室。

眼看这个亲手推她下深渊的女人在她眼前,她拿着碎片的双手开始颤抖。

“宋!晗!依!你去死吧!”宋子佩闭上眼睛,尖锐的碎片猛的往下刺去!

怎么会有一股阻力?

她睁开眼睛,此刻的月亮透过云层,借着昏暗的月光,她惊恐的发现,这个人,怎么会是陆则谨?!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难道不是宋晗依的卧室吗?”宋子佩手中的碎片混杂着陆则谨手上的血,颤颤巍巍的掉落在地上。

“你还敢来陆家?”

陆则谨从容淡定的抽了几张纸巾,擦掉手上的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