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满级影后变身小可爱 >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我的书架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怎么回事,你怎么和他处一块儿了,很熟?”房门关上,徐熙开口。

“就刚才照面的工夫,我哪儿认识你大师兄去。不过小熙,人住你对门,你以后多照应点。”

“什么?”

“他那么大人了,年纪得长你七八岁吧,混的挺差,现在还租房子住。”徐勉之不禁摇头,“跟着卢老做研究这么没前途么,快三十岁竟然连个房子都买不起。幸好咱家富余,不然你就苦了。”

徐熙:“……”关注点清奇。

父女俩在书房打了一下午的游戏,徐熙陪徐勉之发泄完,也顺耳听了他一下午的念叨,若不是她知晓徐慎的为人,她哥在她这里的形象,能被抹黑到无以加复。

“小熙,我决定了,明天就辞职不干!”徐勉之豪言壮语。

徐熙直接打击,“这事情爷爷知道吗?”

“我不管,马上过年,你妈快回来了,我的援军马上到场。”徐勉之笑的贼贱,“你爷爷这人,对你妈比对亲儿子好,而你妈呢,对我最好,这事儿肯定成。”

徐熙神情一下恍惚,记忆中母亲的笑容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最后印在她脑子里的,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人形象。

她和她妈,已经许久没见过面了。

两辈子的时间加起来,久到她差点忘了她还有母亲的存在。

“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徐熙语气不自觉温柔。

“就现在的飞机,晚上回家吃饭,咱们赶紧收拾收拾,去机场接人。”

徐熙坐在车后排位置,副驾驶上放着一束鲜艳的玫瑰,玫瑰花娇艳欲滴,新鲜的花瓣上还带着清晨采摘的露珠,阳光下晶莹剔透,如耀眼的水晶。

徐勉之一边开车一边哼曲儿,三句不离妻子,可见心情之欢喜。

等接到人,直接就是拥抱亲吻,全然不顾旁边站着的女儿。

去老宅途中,白如梦和女儿聊天,得知她在娱乐圈走流量路线,不免惊讶。

徐熙解释,“这是我自己的想法,演戏太累,我并不打算一辈子做这行,流量挺好。”

“小熙刚拜了师,做卢老的弟子,爸指望她拿诺贝尔奖!”徐勉之插话。

徐熙:“……数学没有诺贝尔。”

白如梦却笑说:“你爸爸是文科生,他不懂这些,不过他文采很好,小熙你要多看到爸爸的长处。”

夫妻感情恩爱,作为女儿一路被塞狗粮,徐熙一开始很不习惯,之后就麻木了。

晚上的老宅格外热闹,有徐勉之这个活宝,和徐慎父子掐架,再加上白如梦从中调解,没有剑拔弩张,有的只是家庭温馨小插曲。

徐老爷子今晚的笑容比往常一年都要多,也难得好说话,徐勉之趁机提出从徐氏辞职一事,说完直接往妻子身边一靠,仿佛抱大腿。

“你也认同?”徐老爷子看向儿媳。

白如梦脸上依旧挂着笑意,声音更是温温柔柔的,“爸,阿勉他没有经商头脑,不是做生意的料,小慎在公司做的很好,别让他去搅和了。”

“就是,我搅和搅和着,把咱家生意搅黄了咋办?”徐勉之不忘给自己插一刀,气的徐老爷子更加瞪眼。

白如梦心底叹气,却还是得一边安慰丈夫,一边和公公继续争取,最后结果如人意,徐勉之成功从徐氏“功成身退”。

“五十岁的人,成天无所事事,我老脸都被你丢尽了。”徐老爷子怒骂。

“那就让阿勉跟着小熙吧,我看她在娱乐圈打拼挺辛苦,阿勉煲的一手好烫,给小熙当个助理。”

说着又看向徐老爷子,“爸,阿勉自由惯了,一时难改,先让他从小事做起,磨磨性子。”

徐勉之还未高兴多久,直接就被自己老婆卖了,当女儿的助理,而且一日三餐都得“伺候”着,这比上班打卡还要难受!

“老婆……”

“小熙都瘦了,想来没有好好按时吃饭,你最疼她,这两年就多照顾些。阿勉是最好的爸爸不是吗?”

徐勉之所有的借口和拒绝全都咽回去,苦巴巴答应了。

徐熙直到第二天才知道,她不声不响被家里安排了一个助理,她爸徐勉之先生。

徐慎觉得挺好,原本也不求他老子能够有多大出息,这个年纪发愤图强是不太现实了,能够“废物利用”,好好照顾妹妹,也是不错。

“不是!这事情你们就这么决定了?谁也没通知我!”徐熙惊呆住。

更震惊的是辛子然,看着跟在自家艺人身边转悠的徐家爸爸,话都说不溜了。

趁着人去茶室的空隙,拉住徐熙,“什么情况,你爸为什么来了?”

“家里安排的生活助理,以后一日三餐他全包了。”徐熙瞧着辛子然痛苦到扭曲的面孔,只能安慰,“子然哥哥别哭啊,我爸做饭还挺好吃的,以后最起码咱们不用点外卖了。”

辛子然吃着徐熙爸爸亲手做的饭,痛并快乐着。

饭后,给徐熙讲了年底前的工作安排。

“《暮夜晚秋》已经上映,反响很不错,估计下架时票房能超过十个亿。到时候——”

“十个亿?这么少!那个导演这么没水准么!”徐勉之直接嘴。

辛子然:“叔叔,那个导演拍的是文艺片,十亿票房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他沉寂了十年——”

“那就是不有名喽?小熙的身价怎么能去拍三流导演的戏,你做她经纪人,专业上面还是差点意思啊。”

辛子然:“……”

只好将目光看向徐熙。

这特么哪是助理,妥妥一祖宗。

好不容易将工作安排好,徐勉之去做饭,辛子然挨着徐熙一起喝奶茶。

嚼了两口珍珠,辛子然惊呼一声,扭头,“你爸这样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跟着你,那霍逞怎么办?”

“你家里人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辛子然眼神幽幽。

徐熙喝奶茶动作一滞,随即恢复自然,“身正不怕影子斜。”

辛子然:这话也就鬼信。

……

霍逞工作一向劳逸结合,出道十年,一直秉承做十休二,工作十个月休息两个月,而这两个月,必定有一个月是在过年期间。

徐柏知道他的惯例,年前的工作基本上都推了,也开始给助理放假。

东西整理完,准备走时,却见霍逞仍然待在工作室。

“怎么,还不回去?”

霍逞抬头,见徐柏一身打扮利索,手上提着行李箱,诧异,“出差?”

“不是!我回家啊。”徐柏解释,“买了下午的飞机票,你是好,家就在本市,一辆车直接到,我们这些打工仔回趟家不容易。”

“年前没工作吗?”

“你不是不工作吗?”

霍逞沉默了,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徐柏在霍逞身边七年,对他的熟悉已经见微,即便他面无表情坐在那儿,也将对方的心思猜透七七八。

“你该不会因为徐熙还在工作,你也想继续干?”

霍逞难得脸红,躲开经纪人审问的目光。

徐柏:“……”大概要被气死。

最后,助理放假没法再找回来,徐柏只能又当经纪人又当助理,火速给自家艺人安排新的工作流程。

霍逞挺不好意思,掏腰包直接给徐柏的家人买了头等机票,将人全部接到京市团圆。

“还算你有点良心。”

徐柏甩过去一张入场券,表情这才认真,“也是凑巧赶上,路易斯拍卖会今年在京市举办,往年次次都爆热,今年在国内,你也知道国人的购买力,绝对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火。”

“这和我没关系。”霍逞对这些东西兴致缺缺。

徐柏却说:“是没关系,但是路易斯今年有计划在国内投资,为了彰显诚意,会出一部宣传电影。路易斯拍卖行在全球享誉盛名,能够参演他们的电影,对你只好不坏。”

想到先前因为徐熙,霍逞推了杰克导演的《深海》,徐柏心痛了三个多月。如今走向国际的机会再次来临,说什么他都不允许自家艺人再任性。

“这一次拍卖会你给我去,路易斯的负责人就在拍卖会场,你和他去接触,先留个好印象。之后电影选角,我再做安排。”

“这事孟总也同意了。”徐柏甚至搬出孟邵勋。

霍逞能说什么,瞧着经纪人一副“你敢拒绝,我绝对唾沫星子淹死你”的架势,他只能答应啊!

与此同时,徐熙也拿到了入场券,不过不是为了路易斯的电影,纯粹就是玩票。

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她喜欢收藏,解行一过来串门,就给了徐熙一张入场券。

“小解啊,你这就不厚道了,怎么就给我家小熙呢!”徐勉之打趣。

解行一却坦然,“以徐家的家世,拿到入场券轻而易举,我哪敢在叔叔你面前班门弄斧,专门送过来一张给小熙,就只是想请一请她。”

解行一话说完转头看向徐熙,目光殷切,“徐小姐,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邀请你一起?”

徐熙拒绝的话没出口,徐勉之已经替她答应了,回头偷偷嘀咕,“我和你妈单独约会,你哥给他找了个相亲对象一起,你孤家寡人不好。”

徐熙:“……”

解行一收到满意的答案,又和徐勉之探讨了下煲汤的技巧,之后离开。

徐熙拿着入场券头疼,正思索着怎么和解行一相处,电话响起。

“路易斯的拍卖会,有兴趣吗?”霍逞开门见山。

徐熙瞧着手中的入场券,默了下,开口,“我那天有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