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者有话要说:</br>我随便写,你随便看

雨,此时淅淅沥沥。圆点攀满干燥的树皮,石阶上寂静深色降临。轰鸣!一刹那雷电刺破夜色,化为满盘白影的树林中一条石道因笔直而紧紧抓住了人的视野。

它直通这片山林的的深处。

“田君……”女人举着临时担任了雨伞的行李,她的手握紧,指甲陷入肉里。低着声音迟疑的喊了声身前的伴侣。“我觉得,不太适合再往里面走了。”

即使是为了躲雨,但如果是因此而不得不进入未知环境的地方,那还不如淋着雨回去。

“不要怕纱酱,这怎么不适合了?你看这雨中的景色,你不觉得这一趟又值得了吗。”她刚刚交往了两周的男友在她的视线中仰着头如此说道。

他不会是在说这乌漆嘛黑的环境吧……?名字叫纱的女人有些疑惑,天色在这场雷雨中完全看不见一点太阳落下的痕迹,唯一的光线还是雷霆赋予的。田一向与我的审美相同,所以他今天是怎么了……?纱忍耐着困惑跟在男人的身后。

她垫了垫稍感不适的脚跟,庆幸穿着双柔软的鞋。精心化的妆在雨水中被潮气模糊了颜色的界限,她从鼻中呼出一气,在心里后悔提议这场约会。

明明是突然有名气的情侣游玩圣地,明明是一次恋爱升温的地方……所以还是天气预报的错吧。

他们脚下的白色阶梯异常完整,甚至在雨水下呈现出了玉石的色泽。这种石阶的大气和周围破败的树林完全不融洽……纱心中微微收紧。他们一级台阶一级台阶为了防止滑到的走的很稳,但脚步还是有想要赶紧到避雨的地方而略显慌乱。时间毫不停顿。

纱看见石阶边的神龛,它黑红的色调在雨中不甚明显。它孤独的立在边上,就像是一个不知名的线。纱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然而她看见田好无所觉的、毫不停顿的走过了它,就像是走过了尘世与神秘的分界线一般。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时间在这一刻过的很慢似的,她跟在田身后的脚步也跨过了那条线,然后世界,变了。

——

“不能再让非术士踏入那个地方附近了,窗已经发现了那座山的端倪。”

“这会让御三家起疑吧……我提议立即转移将军。”

“附议。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所作的事。”

“那……好。我会马上准备转移事宜。”

——

大家好,我梦见自己成为雷电将军了。好像也不是,就是能操作和将军长得一摸一样的人偶!

就算是人偶感觉这是大不敬吧。我感叹这个梦境的真实和自己的大胆。原地蹦跳,我发现并没有什么违和感。就是人偶操作起来有些费劲,我甚至控制不了将军说话。

我通过人偶的视野,看见周围是望不见尽头的黑暗,甚至有些很瘆人的嘀咕和怪叫徘徊在耳边。我有些毛骨悚然,冷不丁的调整坐姿,重新闭上眼睛将我的意识退回人偶深处,抱胸捏着下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脚下沙积的三重巴在我来回走动中没有被破坏形态。我抬眼看着周围残缺歪扭的鸟居,深觉的哪里不对劲。

不管是这里还是外面,色调都偏向昏暗,这对心态的培育不太友好啊。但是习武之人不可被外物所影响。我闭上眼睛,在三重巴的中间席空坐下。思考这一切的变化究竟是自我的,还是外界的。

我感受到外面的人偶发起了攻击。我以为凭借着将军的武艺,即使是不需要我插手这场纷争也是一瞬间的事。我无意看外面的挑战者。

我绕着这片意识。或者说内心的区域转了一圈。沙土从我的手中滑落,时间在这里似乎都停顿了下来。我摒住了呼吸。

无风。耳后的一缕发滑下,垂在脸庞来回晃荡。我没听到风声。

无想。我直起身体,振袖在我抬手间被甩向了身侧。尊贵的印记在空中飘扬着。

天光。我抬起下巴,神明的内心世界没有太阳。只有一望无际的无色天空,还有渺小的自己。

无念……。我知道神明目之所向,皆贯彻她身为稻妻掌权者的意志。

永恒。

我顺从心意的称呼这片区域为一心净土。

嗯……?我感受到将军还在进攻。我允许了人偶展开净土一角的申请,空间撕裂般的缝迹随着我的指尖在身前的动作展开,我随即对裂缝投入视线。

我没想到世界上还有比湿掉的乌鸦还丑的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