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这次的临时任务,是随着窗的跟进清洗近期兴起的鸣山诡事。”粉笔点着讲台的桌面,夜蛾正道背着一只手。他侧头向着相比另外两个较为听话的女性学生,嘱咐道:“硝子,这次你要随行待命,记住首先保护自己。”

“我因为其他事情,这次行动被安排留校作为防守人员。”

“知道了。”家入硝子颔首时,她边上坐的歪歪扭扭的人正撅着嘴试图用鼻子将滑下来的墨镜推上鼻梁。

三人另一侧的夏油杰注意到夜蛾正道凝视的目光。维持着面向老师的淡笑,桌椅下用脚踢了踢五条悟的桌腿。或许他们都知道这些小动作对夜蛾正道来说简直就是猫看老鼠一览无遗。

五条悟前倾将手靠在桌面上,手背拖着脸颊墨镜一时间有些歪斜。他打断了夜蛾正道的读条,“好啦好啦,知道了夜蛾妈妈。”

家入硝子看着夜蛾青筋凸起的额头,她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

“我说这么久是为了让你们知道这件事的危险性。”夜蛾再次开口。“一级并不是咒术师的顶端,他之上还有另外的等级。”

“杰,悟,硝子。你们总有一天会触摸到那一步,但是在你们还没有足够的能力的时候,去面对特级只会让它成为一道内心难以横跨的天堑。我其实不是很赞同你们去执行这个任务。”

“这样……,夜蛾老师是想说鸣山诡事会牵扯出一位特级咒灵?”夏油杰抓住了夜蛾未尽之语。

夜蛾摇了摇头,“窗并没有明确的探测到该任务所属的等级,特级除了高专记录在册的本就很少。按照概率来说,不太可能被你们遇上。”

他停顿,指节抵着下巴,为他的话补充道:“但是高层格外关注鸣山数人失踪的原因,多方面渠道都在暗示,这个任务很有问题。我不太好明面上拒绝,只能要求你们多加注意,不要逞强。特别是悟和杰。”

夜蛾扫过讲台下三位学生各异的神色,轻咳,引来了三人的视线。

“五条悟,这个任务我会给你一个强制的要求。”

“嗯?真奇怪,束缚我才不想订,你去和杰拉勾勾吧?”五条果断的拒绝了。“杰一定才是我们中对那个特级咒灵有奇怪欲望的家伙。”

闻言夏油杰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无奈的对打趣他的好友说道。“悟,对老师要好好说话。”

“夜蛾老师。如果担心的话,不如两个一起约束吧。”硝子捏着脸边的头发,解救夜蛾般的提议道。

“是这样。只是束缚不利于随机应变,而悟的术式比较好定量判断。悟,我需要你仔细记住,这个要求是——”

轰——!!雷霆一瞬自天空击落。继五条悟攻击造成的飞扬尘土后又再次掀起沙土的雾云。

咳、……!夏油杰抬起手挡住想往眼睛里钻去的沙,围绕着他的虹龙趴伏在他面前遮住了光柱下四溅的雷光。夏油杰感受到几只咒灵彻底失去了联系。他注意到雷柱消散后星点般的余光触及虹龙的瞬间热度甚至融化了咒灵的几片鳞片。

“这就是假想咒灵基于想象又超越想象的力量……”

虹龙是夏油杰持有的硬度最大的咒灵。他的手掌抚摸上咒灵的外在皮肤,其上遍布的斩痕,是这个女人纯粹的物理照成的伤害。

他的眼前似乎又看见了雷电将军瞬息间近乎闪现出现在他的面前举起薙刀的身影。

这就是鸣山幕后培育出的家伙……。

他捏了捏掌心,强制让自己冷静的呼喊同行的好友。“悟。你不会不行了吧?”

“怎么可能,是你该不会不行了吧?”在夏油杰看到五条悟的时候,他发现那家伙又将眼镜带了上去。

还是和以前一样傲慢,夏油杰无声耸肩。不过他们这一战确实应该胜券在握,情报已经由诅咒师亲自送到了他们手上。

虽然他们并没有完全相信那群人说的鬼话,不过这个任务……。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抛起一个小指环,那是一个咒具。其名[躲猫猫输家禁闭约定],只需要和目标肢体接触满到30s,说出规定的话语就可以将目标进行封印。

听着确实简单。夏油杰移开目光。

自从进入到这片生得领域中,五条悟就没有指望过哪一击能打到雷电将军。他注意到将军游刃有余的步伐和领域中将军引来的雷鸣。

这些都表明了在领域中触碰30s是无法完成的条件。他们应该在那场与这个女人躯体战斗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不妙之处。

“杰,你还记得夜蛾的要求吗?”五条悟注视着尘土渐渐落下,表情没有起伏的女人身影隐隐出现。

“当然。”

“苍无法造成伤害的时候,就要协力逃命。”嘴角突然被他的笑容扯开,夏油杰能感受到五条声线中的颤抖。他微微侧目,听见五条说道:“抱歉啊夜蛾,我觉得…”

“那太好了,我也这么觉得。”夏油杰抹开脸上的灰尘。不在意这个动作会让他的脸更加灰扑扑。

“雷电将军——!”他听见五条悟似乎是得到了肯定一般闷笑了几声,他将双手放在嘴边,“虽然你听不见,但是——”

“我!五条悟,还有这位刘海奇怪的夏油杰!一定会把你封入盒子里。”

“不要记错须臾一瞬的人类的名字啊,你说对吧,神明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