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什么阻止我出去呢。”我淡淡说道,抬眼对上他的奇怪眼镜。

外面有什么?他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大。

我将视线投向泛黑焦烂的门锁上,知道一切都在这扇门的后面。不知道为什么,这副场景似曾相识。眼珠转动,扫过这干净却简陋的小屋子,角落坐着奇怪的布偶,墙上贴着灰黄的符咒,其上刻画着阴冷又晦涩的文字。

看不懂,不明白。

好窄。力量似乎在我胸口堆积着,隐隐喘不上气。但我面上不显不适,整扇门融化时外面的光斑点般落在我身上,还有点点温热的温度。

足步一迈,我踏出了这个房间。那压力如潮水般一瞬褪去,我看见绿荫的树从假山后探出枝头,垂在我几步之遥的前面。坛边的矮石上蹲坐着嚼着白色棍子的高挑少年。有些相似的构图让我想起从前似乎也有个人以这样的距离坐在板凳上等着我。

记忆的闪现让我有些生理上的恶心。我咽下一口唾沫,像是能将这些不适全都一口气吞入下肚。

第二步。就连衣摆也无法被这个房间抓住。夜蛾正道应该还在我身后被我的力量所震慑着无法动弹。力量的差距如同记忆中真正的雷电将军与人类的差距,这才是我记忆中合理的。

第三步。木制的廊道在我的脚下来到了高出地面的边缘。腐朽的吱呀声摇晃,我看着望不见神樱的陌生天空陷入长久的自我怀疑。

假如……我是说有没有一个可能。这里不是稻妻,甚至说这里不是提瓦特。

我看见五条悟站了起来,墨镜遮住他的眼睛但是嘴角却勾出笑意弧度。

咔嚓。后面有人扶着墙壁出来发出了一些动静,我心道他摆脱倒挺快。

他们应该是发生了对话,我很快便猜测到五条悟一时的嘴型。

他提到了咒灵。这咒灵很大的概率是在说我。我冷静的意识到我在他们眼里的状态。

……不是诅咒,我是雷电将军。此身即为最殊胜尊贵之躯,掌天下大权。我活着一时,便会予诺给予稻妻子民永恒。

这个意识就像是糖中浮出的腐肉一样,糜烂的气味拉着我远离现实,但又因为恶臭将我从中猛地拉了出来。

不,我不是。我的心境突然平稳下来。啊,说起来我也只是个喜好剑道的普通人罢了。这里并不陌生,每一口空气都是生命运行的象征,这就是真实。

说起来,我侧身看向属于‘真实’的世界,他的阳光和提瓦特别无不同。垂下的叶子是我不知道的绿色植物,高高建起的墙围相融着是我所不熟悉的材料。将视线在夜蛾正道身上停留了一会,又看向五条悟。

我醒悟的睁大眼睛,然后赞同的颔首。我想我理解了。

我于他们而言是咒灵,应该……也不是他们的同类。而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相互的同伴,因此就有同一心净土里两个少年相互协助的场景。

像是梦中人又像是现实中的人在保护他们的世界和梦。

我用着梦游般游离的思绪记录下这个时刻,撩起和服的长尾席地而坐。首先有一点要知道,我并非雷神。

我意识到了我自身潜在的危险,慢慢将目光集中起来。

任何倾向自己是神明的意识,都要制止。这样,我不会被它所腐蚀自我,也不会让属于雷电将军的雷光吞噬这里。我闭上眼睛。

就算是,与这里的守护者达成的约定吧。

“……喂——怎么还是听不见话,怎么坐下了。”

“五条悟,就算如你所想……。你想做什么?”

意识中我突然开始听见细微的声音。有什么人敲了下我的头顶。我不耐的挥手拍开,当意识到这句话是他们所说的时候迟疑的睁开了眼睛。

为什么又能听见……睁开视野再次撞见五条悟的大脸盘子。看他扶着墨镜一脚的动作还架在脸旁边,不顾我的神色变化转向夜蛾说了一句:“夜蛾,我突然觉得杰的眼光还不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