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日向吊车尾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宗灭(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宗灭(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愧是三忍之一的自来也,竟然连我们的组织都听说过。”

  真一大言不惭的点了点头,睁着猩红的万花筒写轮眼笑了起来。

  “木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上次我还需要用尽招式,才逼死波风水门,这回你们的火影大人,竟然不需要我出手,被自己曾经的弟子杀死了。”

  真一说着说着嚣张的笑了起来,似乎火影死亡后,木叶再没有任何一人被真一放在眼里。

  |果然,这个家伙就是当年引发九尾之乱的凶手。|

  自来也有些疑惑为什么敌人会很是轻松的将这些辛密说出,但为了获取更多的情报,自来也强忍着杀意,继续问道:

  “你是宇智波一族的人,还是这颗眼睛,是别人交给你的!”

  这件事情对于自来也非常重要。

  作为三代火影的弟子,自来也可以看的出来木叶高层和宇智波鼬之间的龌龊关系,早就怀疑宇智波鼬是木叶安排的卧底。

  只不过,三代火影今天已经身亡,自来也实在没地方考证。见到真一拥有止水的眼睛,自来也的心,沉到了谷里。

  如果真一的眼睛是宇智波鼬给的,那么就证明,鼬这个家伙,真的背叛了木叶。

  而且,没有人见识过止水的别天神,就没有破解办法。就算有些两位蛤蟆仙人帮助,自来也也不确定自己的意志不会被别天神修改。

  “这颗眼睛是别天神!”

  宇智波一族最强的幻术之眼在场的人都有耳闻,下意识的,大家都避开了真一的目光。

  “你无需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你只要明白,我们晓组织和木叶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就可以。”

  真一瞳孔里的万花筒突然转了起来。

  “自来也,成为我的奴隶吧!”

  看到真一的眼睛发生变化,自来也立刻避开了真一的目光。深作仙人和志麻仙人更是大骇,别天神的名头,两位仙人也听说过。

  “大家闭眼,不要被以免被幻术控制!”提醒的话被志麻仙人利用仙术蛙鸣的方式喊了出去,企图用附着了自然能量的幻术干扰真一释放的别天神。

  良久,发现真一没有任何行动,大家才纷纷睁眼,第一时间,所有人都像自来也望去。

  志麻仙人更是谨慎,吐出舌头缠住了自来也的双手防止自来也结印,手掌隆起,摆出了蛙叩的起手式,瞄准了自来也的太阳穴,一旦自来也被真一控制,志麻仙人就会第一时间将自来也打晕。

  “小自来也,你没事吧。”

  深作仙人也是满脸担忧,别天神的名头实在太过骇人,现在火影阵亡,砂忍村的忍者不怀好意,日向一族宗家被屠杀殆尽,如果自来也再被控制,今天,木叶可能真的要灭亡了。

  “我没有事。”

  自来也感知了一下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又看了看日向真一,发现自己还是把他当敌人,心里更满是恨意,根本没有被别天神控制,成为真一的奴隶。

  “不好!”

  直到这个时候,自来也才发现真一的算盘。原来就在大家都提防别天神,注意力集中在自来也身上时,双眼被挖的日向日足已然气绝身亡。

  真一施展别天神是假,在大喊一声后竟然偷偷释放了灵化之术,将最后一个可以触发笼中鸟咒印的宗家家主日向日足斩杀。

  “你这个家伙!”

  没想到最后也没能救下日向日足,自来也再也忍不下去了,脚掌瞬间变成蛙蹼,用力一蹬,闪电般出现在真一面前。

  仙法·超大玉螺旋丸!

  没有试探,自来也出手便是火力全开,小心翼翼的防范着真一的眼睛,自来也肩膀上的两位仙人也没有闲着,志麻仙人发出尖锐的蛙鸣企图将真一拉入幻术,深作仙人口中喷出大量的油脂改变周围的地形,让真一无处闪躲。

  磁遁·沙金正方体。

  真一面前突兀的出现了一块巨大的沙金之盾,抵挡住了自来也和两位蛤蟆仙人的攻击,下一刻,一座沙垫从真一脚下升起,把真一带到了空中。

  罗砂面无表情的现在真一身边,俯视着木叶的一干人等,仗着秽土转生拥有着无限的查克拉,罗砂不计代价的消耗起来。

  磁遁·沙金大葬。

  平整的路面被罗砂的沙金侵蚀,化作了黄色的海洋。看着飞到了天上的两人,自来也不甘心的跳了起来,蛙蹼踩在黄沙,如同踩在水面上一般,几经借力,自来也竟然真的跳到罗砂和真一面前。

  看着自来也气急败坏的样子,斗篷下真一的皮肤浮现出黑色的花纹。

  “自然能量!”

  同一时间,自来也和两位仙人都感应到了真一发生的变化。

  仙法·八卦·破山击。

  和雏田相同的招式,但由真一施展出来,这一招竟然发出了毁天灭地般的威力。

  雏田的柔拳是将查克拉凝聚成激光炮一样发射出去,而真一发射的,全部都是暴戾的自然能量。

  有了仙术的加持,真一还在破山击中融入了蛙组手,霎时间,整个天空都被搅动,自来也只觉得一座大山朝着自己砸了下来。

  “不好,现在在空中,无法借力。”

  自来也瞳孔微缩,为自己的急躁冒进感到后悔,到现在后悔也晚了,自来也双手连连挥舞,企图用蛙叩抵消这从天而降的一击。

  深作仙人还算冷静,站在自来也肩头,释放了通灵法阵。

  “铁臂,抱歉了。”

  彭。

  一阵烟雾散开,妙木山中防御力最强的铁臂蛤蟆出现在空中,两只手臂交叉,挡在自来也面前,顶住了真一的攻击。

  看到自来也连同妙木山的大蛤蟆都掉了下去,真一和罗砂也远远飞离,并没有乘胜追击。

  在阴属性查克拉克隆体内,真一虽然可以将一切完美的甩锅给晓组织,但是因为没有相匹配忍法,实力已然大打折扣。

  刚刚自上而下的破山击已经是真一最强的招式了,再战斗下去,这具身体的情报就会被摸透,等着木叶支援到来,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飞出自来也等人的视野后,真一留下一具分身站在罗砂身边一起逃出木叶,本人则收好了克隆体附身在天空中等待已久的小黄鸭身上返回了工厂。

  没有了罗砂的查克拉维持,砂暴大葬停了下来。

  铁臂蛤蟆因为重伤已经先一步返回了妙木山,看着身边一片狼藉的木叶,向来大大咧咧的自来也不禁沉默下来。

  “究竟是什么时候,木叶竟然招惹到了这么强大的敌人。”

  黄沙里,雏田和花火刨开了沙子,将日向日足的尸体挖了出来,一向坚强的花火确定了日足真的死亡后,猛地抱住了雏田大哭起来。

  相反,一直懦弱腼腆的雏田反倒是不停的拍打起了花火的后背,整个人含住了眼泪,双目赤红的望向了自来也。

  “自来也大人,接下来日向一族会发生什么事?”

  似乎突然间长大了一般,雏田敏锐的察觉到了,相比于父亲的死,日向一族可能会发生更为可怕的事情。

  “你们,应该还无法控制笼中鸟吧。”自来也嘴上问着,心里其实已经了然。日向一族的笼中鸟控制方法,要等到新任家主继位才会传授的。

  就算家主在战斗中不幸身亡,日向一族还有很多宗家长老,可以将此术传给新任家主。

  这也是日向一族的宗家存在很多长老的原因。

  为的就是防止家主暴毙,笼中鸟咒印失去控制。

  只不过,自来也已经从报信的日向忍者口中得知情报了。

  族地里长老和家主在今天全部被杀人挖完,除了白眼泄露出去以外,日向一族控制笼中鸟的办法也彻底失传了。

  “雏田,我会和木叶的高层商议,想办法解决日向一族的现状。”

  自来也沉默了一下,回复道。虽然他是三忍之一,在木叶中的地位举重若轻,可即便这样,也没办法替木叶答应雏田什么。

  日向宗家一脉失去统治力,分家派系必然会蠢蠢欲动,如果木叶强行插手的话,日向一族的内部矛盾很可能演变成针对整个村子的哗变。

  而且,就自来也自己而言,也很不满意当初日向宗家用笼中鸟控制族人的方式,现在宗家遭到了反噬,不仅仅木叶的忍者们会感到大快人心,甚至很多家族巴不得木叶的第一大家族换换位置,然后在即将发生的事情中推波助澜吧。

  当年的自来也就是讨厌这些弯弯绕绕,才远离木叶,独自一人游历各国,一边打探情报,一边寻找命运之子的。

  “我明白了,自来也大人。”

  雏田抿着嘴,娇小的身体抱起了日向日足的尸体,甚至还拉起了痛哭的花火,一个人缓缓的向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雏田…”

  日向铃和日向青树对视一眼,抱起了还在昏迷的宁次,对着自来也表示下歉意,随后朝着雏田追了上去。

  “青树叔叔,玲阿姨。”

  直到返回族地,雏田才望向了两人,悲伤的神色再也抑制不住,开口问道:“玲阿姨,我知道您是日向一族真正的强者,现在我该怎么办您能告诉我么?”

  日向青树听到雏田的问话急忙站了起来,对着几人道:“我去轻点一下族里的损失,顺便组织族人让牺牲的长老们入土为安。”

  说完,日向青树率先离开了屋子,不再参与屋子里的话题。

  “所以,您才是真正的天忍一脉传人对吧。”雏田对着日向铃深深一礼。旁边的花火一怔,突然间反应了过来,也连忙跟着施礼。

  “是的。”日向铃叹了口气。

  为了保证天忍一脉永永远远的流传下去,日向一族是不允许天忍一脉暴露的,所以为了双重保险,就算是族长,也被守护天忍一脉的族人欺骗。

  日向铃才是真正的天忍,日向青树则是为了保护日向铃,伪装成的天忍而已。

  “所以,您依然掌握着控制笼中鸟的办法对吧。”

  雏田目光灼灼,似乎从日向日足死亡的一刹那,整个人突兀的成长了一般。

  “姐姐…”日向花火更是满脸惊讶如果不是雏田说了这些,她根本没往笼中鸟的方面去想。

  日向一族之所以不留余力的保护天忍一脉,就是担心将来有一天和天忍一族相见,甚至产生矛盾。

  而日向铃本身就是天忍宗家的传人,必然掌握着笼中鸟,可以对天忍一族的分家产生威胁,才会有其不可取代的作用。

  雏田明白,日向一族真正的打算就是留下天忍一脉传人,将来两族相见后,日向一族可以威胁到天忍一脉,才不会被血脉更纯净,资质更好的天忍一脉吞并。

  “你是希望我把控制笼中鸟的术式传授给你?”

  日向铃望向雏田,似乎想要看透雏田的内心。

  “不!”

  雏田摇了摇头,目光温柔的望向了还昏迷着的日向宁次。

  “这种低劣的手段,早就该消失了,正是因为笼中鸟的存在,小时候陪我长大的宁次哥,才会突然无比的恨我。”

  “问您这些,我只是想确定一下笼中鸟到底掌握在谁的手中,如果是您的话,我就放心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您帮助我们姐妹,给予我们刻画上笼中鸟的术式。”

  “白眼的战略意义太过强大,是务必需要保护的,但宗家和分家,却没有必要存在了。”

  “我想刻上笼中鸟,争取新的日向一族家主之位,让宗家分家成为一家,也想完成父亲的遗愿。”

  “父亲大人不停的逼迫我们修炼,就是希望我们会变强,在我们的带领下日向一族会变强。”

  “所以,玲阿姨,请您务必要帮我。”

  “你不恨我么?”

  日向铃忽然开口道。

  听着日向铃和姐姐的对话,花火完全跟不上两人的思路。

  “即便是父亲大人失去双目,也没有向您求救,所以,我能理解父亲大人的苦心,是不会恨您的。”

  雏田的双手不自然的捏紧,随后又慢慢放松。身为日向铃的弟子,雏田明白日向铃真正的实力有多么可怕。

  如果当时日向铃出手,或许自己父亲并不会死吧。

  但雏田不会因为或许发生的事情去责怪日向铃。就算父亲活下来,可失去白眼的他,恐怕只会更加生不如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