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叶之日向吊车尾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如果有神,为什么不能是我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一十二章 如果有神,为什么不能是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是……长门?”

  自来也的瞳孔猛然睁大,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长门。曾经,自来也听到弥彦等人的消息后,特地打探了一番,可得到的情报是几人都已经死了,没想到长门竟然还活着。

  “原来,真的是你们的这个晓组织啊。”

  自来也看到了长门红底黑云的长袍,不由得苦笑一声。弥彦曾在雨隐村创立了晓组织,却被半藏剿灭。自来也还以为最近活跃在忍界的晓是一个新的组织,只不过和弥彦创办的重名罢了,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还真是幸运啊,竟然在有生之年同时看到了轮回眼和转生眼。”深做仙人叹了口气,望向了自来也肩头另一边的志麻仙人:“老太婆,今天恐怕要麻烦了啊。”

  “如果连我们都放任不管的话,恐怕忍界很难有人和这两大瞳术抗衡了吧。”志麻仙人眼神特别的平静:“小自来也,这次我们真的要拼命了。”

  “仙人模式·开!”自来也脸上瞬间浮现了妙木山的眼影,面孔也逐渐蛙化。从真一出现开始,自来也就准备进入仙人模式了,现在时间刚刚好,看着对面的长门和舍人,自来也无比自信道:“大哥,大嫂,怕的应该是他们才对,我们仨加上真一和鸣人,可是有五位仙人在,还用怕区区三颗眼睛!”

  “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自信啊,自来也老师。”

  长门忽然笑了起来,笑声无比的放肆,慢慢的又凄厉起来:

  “自来也老师,都怪你,你只告诉了我们世界美好的一面,但现实中,根本不存在这种美好,人类的欲望只会越来越没有边界,强者也只会变得更加贪婪,你传授给我们的忍道,最后只能害了我们的性命。”

  “弥彦就是信了你才死的。”长门抬起了头,轮回眼恶狠狠的盯着自来也:“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们,美好,是不存在的,忍者和忍者,是永远都无法相互理解的,想要打造美好的世界,就要化身不美好本身,以绝对的实力,将反抗的声音镇压,才能创造出理想的世界!”

  “长门,弥彦死在当年的那件事中了么。”自来也声音忽然弱了一分,但紧接着又强势了起来:“长门,不要被仇恨遮住了眼睛。忍者也好,轮回眼也罢,实力和身份都是工具而已,最为重要的,其实依然是心中的那份美好。世界是没有正义和邪恶的,一切都是人类自己创造的,当你心存美好,你的所作所为就是拯救,当你心里只剩下了仇恨和私欲,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发泄自己的欲望而已。”

  “长门,回头吧,一旦选错了方向,无论你怎么走都会迷路。”

  自来也忽然从额头上摘下了刻着油字的护额,随后将护额扔在了地上:“现在,我不是妙木山的蛤蟆仙人,不是木叶的忍者,我只是你的老师,只是自来也。”

  “我的学生迷路,就该由我送他回家。”

  木屐的声音响了起来,自来也脚步沉重,每迈出一次,都会在地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哪怕面对的是忍界传说中的神之眼,自来也依然毫无惧色。

  “就连轮回眼都能被仇恨遮住,看来这双神之眼根本不名副其实,真一,我的学生,就由我来摆渡了,那颗转生眼,交给你了!”

  说罢,自来也的速度越来越快,肩膀上的深做仙人和志麻仙人表情也都严肃起来,立于自来也肩头提前结印。

  “老太婆,怎么样,血液有没有燃起来啊,虽然我一直嫌弃小自来也,但不得不承认,这种从尸山血海中磨砺出来的乐观,比黑夜中的月亮还要让人期待啊!”

  深做仙人看着长门的轮回眼,只觉得肩膀一松,刚刚的压力感全然消失,心中只剩下了熊熊的战意。传说中神的眼睛,还会被仇恨蒙蔽,实在太掉价了,和妙木山的仙人根本没法比啊!

  “自来也老师……”

  身后,搀扶着小樱的鸣人忽然感觉到心脏抽搐了一下。看到自来也义无反顾的迎向了神之眼长门,那道身影竟然有种说不出的伟岸。看着被自来也扔在地上的护额,鸣人慢慢松开了扶住小樱的手,摸向了自己额头上的护额。

  “实力和身份,并不是桎梏,只是一种工具而已,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内心,大狐狸,似乎,我们也迷路了啊。”

  鸣人的查克拉竟然不停的攀升起来,已经结束的仙人模式竟然自动开启,九尾查克拉外衣也骤然披在了身上。

  |你还真的有了一个好老师啊。|

  精神世界,九尾的眸子也迷离起来,回忆起了当年的六道仙人。大筒木一族的身份,辉夜之子,甚至迈入了血迹网罗的实力,可这些又怎样呢?六道仙人并没有因此就改变自己内心的坚持,为了守护世界,哪怕是母亲大筒木辉夜他也会封印,为了让人类逐渐成长起来,即便是血迹网罗,六道仙人亦可以拆解,将一身查克拉融入整个世界,化身成为忍宗。

  “大狐狸,我们的眼界太小了,直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是将目光放在木叶,放在火影,放在个人私心和仇恨之上。”

  鸣人突然朝着佩恩走了过去,路过自来也扔在地上的护额时,一脚狠狠踩下,将油字护额一脚踩碎。

  “是我太小儿科了,火影,村子……这些都太渺小了。大狐狸,为什么你只是尾兽,我只是忍者,我们不能当神呢?”

  “这个世界终归要有神来改变的,与其去纠结他人的对与错,不如由我们来当这个神,重新制定对与错吧。”

  “大狐狸,要不要一起,一起将这个世界改变一下。”

  |霍哈哈哈哈,鸣人,你竟然会这样想嘛!|

  九尾猛然咧开了大嘴,露出了满口的獠牙。

  是啊,为什么自己是尾兽呢,自己为什么承认了忍者赋予自己的身份呢?究竟是什么时候,我自己被他人给限定住了,凭什么,我自己不能选择自己的身份?

  如果这个世界爱与恨,对与错,身份和名字都不是自己给予自己的,都是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不知不觉接受的,为什么,这些规则,不能由我来定呢。

  |鸣人,你真真正正的打动了我,敢不敢玩一把大的,我真正的实力需要彻底释放才能发挥出来,敢不敢把我从封印中放出,哪怕我会不受你的控制,哪怕你会因此身死!|

  |想要改变世界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和六道仙人一样,放下自己身份,实力,性命的决心!|

  九尾巨大的爪子忽然握住了拦在自己面前的金刚封锁,恐怖的封印之力想要将九尾从栏杆上弹开,可哪怕皮开肉绽,九尾依旧死死的握住了封印,狠狠的盯着站在自己对面的鸣人。

  “大狐狸,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

  鸣人忽的笑了起来,如果不是九尾,如果没有九尾查克拉,鸣人早在波之国的战斗中,被再不斩杀死了,这条命,本来就有九尾的一部分。

  看着栏杆上贴着的封印,鸣人坚定的伸出了手,抓住了封印的一角。

  “鸣人,住手!”

  一道金色的光芒忽然拦在了鸣人身前,一个高大的身影伸出手按住了栏杆上的封印。

  |哈哈,波风水门,你终于肯出来了。|

  九尾表情越来越狰狞,看着面前这对第一次相见的父子,发出了一声声嘶吼!

  “鸣人,你竟然长这么大了啊,终于见到你了。”波风水门看了一眼被撕开一角的封印,摇头道:“虽然不希望你触发这个封印,但能见到你,我还真是开心啊。”

  揉着自己的后脑勺,波风水门竟然憨憨的笑了起来。

  “爸爸。”鸣人坚定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后更加的凝实:“本来我还思考如何见你呢,要不要想办法学习尸鬼封印,将你从死神的肚子里释放出来,真没想到,原来你就在我的身体里。”

  “那个……鸣人,让你失望了,我这只是一部分灵魂,依靠封印术才存在的。”波风水门不好意思的笑笑,扭头看向了呲牙咧嘴的九尾,继续道:“不过,压制住阴九尾还是绰绰有余了。”

  “你……”正说着话的波风水门猛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鸣人,和插入自己灵魂体内的鸣人的手掌。

  “鸣人你……”波风水门无力的消散,鸣人不仅仅对水门的要害进行了攻击,甚至悄悄结印,施展了解封之术,将水门体内阳九尾的查克拉抽取了出去。

  以九尾的能力,得到了一丝阴九尾的力量,哪怕没有阳九尾,也可以逐渐恢复自己全部的实力。

  眼睁睁看着九尾之力被鸣人抽出,波风水门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在彻底破碎之前,不解的盯着鸣人。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爸爸,很是抱歉,我并不认可村子的做法。”鸣人将阳之力还给了九尾,对着波风水门说道:“以尾兽当武器,既伤害了尾兽,也伤害了忍者,这种相互伤害的行为,是时候该停止了。所谓的忍界之神,留下来的不过是些糟糠糟粕的东西,我们后继者,应该将其修正,而不是抱着这些错误再错下去。”

  “大狐狸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尾兽。人柱力,我也当够了。”

  看着波风水门彻底破碎,鸣人的再次捏住了封印,这一次,没人阻拦,但鸣人却停住了动作。

  “妈妈,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鸣人回过头,看着站在身后,静静望着自己的漩涡玖辛奈。

  “因为,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母亲,心里最多的是我的孩子,和你父亲不同,没有村子,没有忍界,只有你。”漩涡玖辛奈站的离鸣人远远的,只是满眼爱怜的望着,无论鸣人做什么选择她都会支持。

  “妈妈,只要我把这道封印摘下,你就会消失的对吧……”

  不同意刚刚的坚定,鸣人出现了一丝犹豫,看着漩涡玖辛奈已经做好了消失的准备,鸣人只觉得心中似乎扎进了一把刀子。

  “你终归是要长大的,离开父母,选择你自己要做的事。”漩涡玖辛奈看到鸣人犹豫不决,慢慢的靠近,握住了鸣人的手,母子两人的手掌都贴在了封印上。

  “九尾,鸣人是个好孩子,他不是犹豫该不该放你出来,只不过是舍不得我消散罢了。”漩涡玖辛奈一手搂住鸣人,一手贴在封印上,微笑着笑着笼子里的九尾解释了起来。

  |我看得出来。|九尾一改凶戾之色,望向鸣人的目光也缓和起来。身处于封印之中,九尾看着鸣人长大,知道鸣人到底吃了多少苦。和漩涡玖辛奈见面,鸣人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算了,得到阳之力就够了,鸣人,最后一道封印不需要解开了。|很是难得,九尾的语气竟然软了下来,身为一只尾兽,九尾竟然比人类还要善良,整个村子,都没有体谅过鸣人,偏偏是封印在鸣人体内的大狐狸,舍不得看鸣人如此纠结的样子。

  “妈妈,我很想很想你,尤其是在夜里,在我睡不着的时候,我也想有个妈妈,想和其他人一样,能听到妈妈哼唱的摇篮曲。”

  “我也想在考试失败时有妈妈鼓励,过生日时,有妈妈送的礼物,甚至在饥饿时,可以吃到妈妈亲手做的便当。”

  “妈妈,我好想你,我好希望你就在我身边,一直在我身边。”

  鸣人的双眸湿润起来,但下一刻,鸣人猛地用力,将最后一道封印接了下来。

  “正因为这样,我才不得不去做!不能让更多的孩子失去妈妈了,如果忍者真的存在着神的话,绝不是六道仙人,绝不是千手柱间!他是人也好,是尾兽也罢,真正的神,他一定会守护每个人,守护每个人的家。”

  “大狐狸,选择吧,是拿走我的命,再次成为被忍界觊觎的力量,还是和我一起,打造一个新的忍界!”

  漩涡玖辛奈微笑着消失,漩涡一族的封印彻底破碎,精神世界里,九尾阴阳合一,猛然变得如同山岳般大小,眼睛如同悬挂在高空的日月,凝望着蝼蚁般的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