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林涛李芳 > 9师妹赠药

我的书架

9师妹赠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玉莹问起林涛血灵戒的事,林涛顿了一下,笑道,“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纪念,我一直珍藏没有戴,马上我就要去执行第一个任务,特意戴上它,希望它能保佑我一切顺利。”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我以前没有见过呢。”马玉莹又看了一眼那个戒指,想了想,“你等一下。”说完,马玉莹转身出了会议室。

林涛不知道马玉莹想要做什么,就要拿起桌上的抹布继续抹桌子。

刚把会议室收拾完,马玉莹蹬蹬地跑了回来,把一个绣囊往林涛面前一递说:“你拿着这个。”

林涛看着那个绣囊疑惑地问,“玉莹,这里是什么?”

“药,是我根据我爸爸的指导配制的十颗药丸,红色制内伤还能立刻调养身体是我爸爸增进内力时服用的,我偷了五个给你。黑色制外伤,你出去执行任务,肯定会碰到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有了这些药,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再受伤了也不会有事。”马玉莹边解释边从绣囊取出一粒黑色的药丸,掰成两半,扔到了水杯里,轻轻搅拌了两下,杯里的水变成了黑状的粘液,马玉莹手指蘸着粘液轻轻涂抹在林涛被飞石打肿的手腕上,丝丝清凉浸入林涛的身体,刚才还红肿的手腕立刻肤色如常,疼痛感也消失了。

马云莹从小就学习医术,并禀赋异常,颇有灵性,长大后又在名牌的医科大学读过书,对中外医术都了解甚深,现在她就是龙腾公司的专职医师,平时大家在执行任务时有什么伤,都由马玉莹负责医治,并药到病除,大家都赞马玉莹为“女神医”,今天林涛也有了切身体会。

“现在好点了吗?”马玉莹柔声问林涛。

“嗯。一点都不疼了,谢谢你,玉莹,你的医术真是了得。”林涛由衷道。

“又说谢,不是不让你说谢了吗。”马玉莹嗔了一句,又说:“只要你能顺利完成任务,重新找回当初的神采,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

马玉莹这句话,让林涛的心里也浸满了清凉,他心中自语,“玉莹,我会的,我这次去执行任务,就是要找回我自己。”

马玉莹和林涛正在会议室里疗伤,会议室门被推开了,马龙和丁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看到两人的样子,丁锐的脸先拉了下来,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大白天,怎么还关门?”

马玉莹往林涛身前一挡,顺手把那个绣囊塞进了林涛的衣兜,给林涛一个眼色,继而对丁锐说:“丁锐,你把林涛打伤了,我给他治病,这种伤病敷药时最怕见风,当然我要关门了。你打伤人不道歉,还说风凉话。”

马玉莹快言快语,丁锐干笑两声,对着马龙讪讪道,“师父,我就说了一句,你看玉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早晨的事,我真的是无心的。

”好了,都别说了,你们是师兄弟,互相切磋切磋,有点擦伤也是正常。林涛,我和李总已经沟通好了,一会儿,你直接去可以了,这些杂役的活儿就不用干了。”马龙上前道。

“师父,我已经都干完了,正准备去向您辞行。”林涛说道。

“嗯。早去早回,记住我和你说的话,此次任务就必能成功,到时候师父为你们所有人摆庆功宴接风。“马龙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丁锐,丁锐一身严肃,看样子也要出发了。

”师父,我会谨记您的话。”林涛朗声道。

马龙满意点点头,目光在林涛的左手上扫了一下,对那个戒指停留了几秒钟,却没再说什么,转而问马玉莹,“玉莹,林涛的伤没有什么事吧?”

“没事,我给他敷完药就好了。”马玉莹说。

“那就好。我早晨起来觉得胸口憋闷,你到我办公室来,给我看看。”马龙轻咳一声,马玉莹朝林涛挤了一下眼,跟着马龙和丁锐往出走。

到了门口,马龙又回头看着林涛说道,“林涛,你可以出发了。”

屋门一关,三个人就已经消失眼前。

林涛握了握拳头,是该出发了。

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外,见到丁锐还想说什么,马龙摆摆手,”你也出发吧。“

丁锐撇撇嘴,又看看马玉莹,把嘴边的话咽回去,”师父,那我走了。”

马龙轻嗯一声。

看到丁锐走了,一进办公室,关好门,马玉莹不满道,“爸,今天的事明明就是丁锐他们合伙欺负人,你刚才还怎么偏袒丁锐。“

”你懂什么,你只要安心当你的医师就可以了,他们兄弟之间的纷争你以后不要参与,对林涛也别太热情。”马龙阴着脸说。

“爸,林涛可是云伯父托付你照顾他的,可你一直就让他当个小杂役,我们小时候又在一起长大,林涛现在处境那么难,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子,我对他热情点有什么错。”马玉莹撅起了嘴。

“男人不遇困境永远成不了男人,你想让林涛永运都这个样子吗?”马龙盯着马玉莹问道。

马玉莹顿了一下,摇摇头说:“不想、”

马龙笑笑。”玉莹,你的心思,父亲知道,但如果不经历炼,他就成不了真正的男人。”

马玉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问,“那你给他安排的是什么任务啊?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没有经验,不能太难了,还有是不是像丁锐说的,那个雇主是个白富美?我怕?”

“这不用你提醒我,我有分寸。玉莹,如果林涛连男女之事都不能自控,那天也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优秀特卫。”马龙喝了一口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