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神学霸恋爱了 > 第三十章 新生报到(3)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新生报到(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越来越多的家长学生讨论了起来。

  且他们说的本也是事实,那么多的古典文集,就算是看,这世上也不可能有人能看的完,要不然中国怎会有活到老学到老这一说。

  这也是白蕗为什么选择这个问题的原因,她想让陆兰难堪的本意本就不深,只是对她老是故意针对她的小动作弄的有些烦了。

  就想让她体会一下,也算是自食恶果一下吧。

  车上的人各有评论,陆兰听着只觉得他们都在含沙射影,急的她直冒虚汗,后悔连连。

  看着她那模样,白蕗不由得有些好笑。

  其实她完全能明白陆兰的那种小女生心理,不过是面对同龄女生时想找些优越感罢了,这点醋意也无伤大雅。

  再瞧瞧那可怜的小模样,真真叫一个我见犹怜呐。

  唉!算了,初来乍到的,为人还是善良一点为好,反正自己也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还是不为难她了。

  果然,自己还是善良十足的小仙女啊!

  嘶,激得一身恶寒。

  这句话也太恶心做作了,一定不是我想的。

  过了一会儿,瞧着陆兰也承受的差不多了。

  白蕗刚欲出声揭过此事,不想,竟被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余子姜给抢了先,“此句出自《楚辞·东方朔<七谏·谬谏>》”

  听到声音,白蕗转目望去,余子姜对其点头一笑,复又继续道:“蕗,为香草之意,路有草木之花,所以白蕗同学的蕗即是一草字头下加一个路字。”

  “草字头,一个路……”

  “哦,原来是这样写啊!这个字也确实不太常见。”

  ……

  白蕗对此并无太多意外,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太过生僻的字,有人知道出处也不足为怪,不过……

  啧啧!看看那女同学一脸的感激与钦佩,多亏自己没有抢先这一步呀,要不然这英雄救美的桥段不就给错过了!

  这样想着,白蕗瞥向余子姜的眼神也带了些鼓励也赞赏,不过转瞬即逝。

  然余子姜出声的目的,本就是想一鸣惊人,引起白蕗的注意,所以一直在暗暗地观察着她的反应。

  现在捕捉到她的注视,一时间,小心脏砰砰直跳,耳尖也升起了红晕。

  但余子姜较之许文豪还是有过人之处的。

  至少众目睽睽之下不会做出太失礼的事,就像现在,他心中虽然欣喜若狂,但面上却仍是一派谦谦君子的模样。

  若不细微观察,还真发现不出来。

  不巧的是,因为余子姜刚才雪中送炭般的解围,陆兰的注意力便全部放在了他的身上,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也感觉到了他对白蕗的不同之处。

  因此,陆兰对白蕗的醋意也变得更深了。

  而白蕗对这些却一无所知,她还觉得事情都结束了,正想坐下呢。

  突然!银屏乍破!

  “呀!小姑娘,莫不是你就是今年S省的理科状元!白蕗!”之前的那个家长猛地大声说道,语气里满是惊喜和意外,还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意味。

  要想啊!G大虽然是211大学,但它的综合实力真不算强,说的不好听一些,G大可以算得上是所有211大学中最弱的一所了。

  一个省理科状元?竟然会报读G大?莫不是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手抖?给点错了?

  车上片刻宁静之后,瞬间,人生鼎沸了起来。

  “高考状元?真的?”

  “我就说,刚刚看这姑娘觉得有些眼熟,还想着是在哪见过呢,现在听你们这一提,可不是嘛,在电视上见过。”

  “对对,我之前也在电视上见过,新闻播报的呢。”

  “新闻都播放过呀,那就一定没错了。”

  ……

  当然,任何时候的声音都不会是一致统一的,有确认的就一定有怀疑的。

  “搞错了吧?应该只是同名而已?堂堂一个省状元,怎么会来G大?”

  “就是就是,我也觉得只是巧合而已。”

  “不一定呀,我猜一定是白蕗同学有什么过人之处,让G大为了学校发展主动联系,就为了将她挖来学校,而且一定还向她许下的重诺,要不然就一定给她许多便利,反正绝对是有好处,要不然人家一个堂堂的省理科状元,为什么会来就读G大。”

  “这个观点我赞同,不过这也是人家的实力,就算学校给好处人家也是实至名归的。”

  “所以说啊,在哪儿,实力都是最重要的,S省的理科状元,可是考了将近满分呢。”

  “哎哟!若是真的,那我儿子可不就和省状元是校友了!真好,共学习,同进步啊!”

  “唉唉!是真的,我刚刚已经查过度娘了,就是这位女同学。”

  “对,我也查过了,不过说真的,我觉得本人比照片还要漂亮几分。”

  “我也这样觉得,长得美,学习又棒,老天爷的亲闺女啊!”

  “唉!这闺女怎么就不是自己家的呢,果然好的都是别人家的……”

  ……

  听着大家的各抒己见,虽吵闹杂乱,但到最后,特别是确定了白蕗的状元身份之后,那赞美之词简直如滔滔江水,奔涌而来。

  将白蕗夸的那叫一个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

  这下子,就连欧阳清和白皓川,多年面对大风大浪都能波澜不惊的人,一时听到这么多彩虹屁,脸色不由得也泛起了红。

  虽说作为家长的,自家孩子受到了表扬,只觉面上有光,高兴的很,但这样的赞美操作,那真不是人人都能够承受得了的。

  亏夫妻两人想着白蕗作为当事人,听着这些话应该觉得更为尴尬。

  却不想回头一瞧,白蕗竟还在一本正经的,一一答谢各为家长的夸奖。

  若让不明真相的人瞧了,还以为她是在回答问题呢。

  这样一对比,欧阳清和白皓川不由感到汗颜。

  闺女,你可真是内心强大啊(真是脸皮厚的可以啊)。

  白露当然不知道欧阳清和白皓川心里腹诽,她正在竭尽全力地一一应对眼前的各位家长。

  说实话,对于状元这个身份,她是真的不太在意的,在她眼里,这不过是一个过去式而已,对于今后的生活,并没有太多实际的用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