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五十四章:想法子把张晨璋留住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想法子把张晨璋留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芮然哄着赵慕瑾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大门,见张晨璋出去不过一刻钟就回来了,脸色不显却步履匆忙,便知或许出了事。

  盯着张晨璋,见他走到大殿下身边,弯腰附耳说些什么。

  “想法子把张晨璋留住。”突然听到耳边一声低语,一惊回头望,见晏唯宇已坐在自己位置上,跟没事儿人一样,跷着二郎腿看美人歌舞。

  苏芮然皱着眉头,啥毛病,话说一半。晏唯宇察觉到苏芮然的目光,也转过头来,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不由翻了一个白眼,整天里穿衣不是黑,就是灰,活脱脱跟一个活阎王一样,笑那么欢勾搭谁啊。

  “世子爷。”苏芮然眼光一转看到了怀里的赵慕瑾。

  “姐姐,你叫我阿瑾就好了。”赵慕瑾笑的可掬,抱着一块点心啃的带劲儿,话都含含糊糊的。

  “那……阿瑾,姐姐对你好不好。”苏芮然拿出手帕给他擦去嘴边的碎屑。

  “姐姐给我吃点心,陪我玩,自然是对阿瑾好的。”赵慕瑾还有模有样的沉思片刻回道。

  “那你帮姐姐一个忙好不好。”苏芮然感觉自己跟哄骗小孩的人骗子一样。

  “好!”孩子答应的爽快,让苏芮然的感觉更甚。

  “那,你看哦,看到那个穿苍青色衣服的大哥哥了吗?”苏芮然示意赵慕瑾往张晨璋方向看,见他点点头,才继续开口,“一会儿那个大哥哥出去的时候,你把他拦住好不好?”

  “好!”赵慕瑾答应的声音很是响亮清脆。

  这么小的娃娃,真的可以吗?苏芮然一脸无可奈何,她一个未出嫁的姑娘,总不能冲上去,诶,张公子,你停下来,我们聊聊?

  却说张晨璋这里,他快步走到殷远封身边,附耳将紫竹林的事情悉数道出。

  “打起来了?”殷远封语气都有几分吃惊。

  “是。”张晨璋回,“我想着要不要趁这个机会捅上去,磨一磨锐气。”

  “不可。”殷远封伸手制止,“高车祈打架还有可能?苏言之不是这等鲁莽之辈,恐有诈。”

  “那就此,过了?”张晨璋问。

  “中秋宴,还是不要惹事的好,何况我听母后说,父皇要趁中秋宴将这苏夫人许给你小叔。”殷远封看向张晨璋。“早打不打,偏偏这个节骨眼儿上打架,恐我二弟也是得了消息。”

  “殿下此话当真。”张晨璋开口,他早就劝过祖父不要打高芸的主意,人家如今再怎么落魄,也是曾经高家嫡女,高家老太爷还没死呢,何况万一什么时候苏家反过味儿来了,咬你一口,你能如何?偏偏祖父心疼小叔从小体弱,硬要去触这个霉头。

  “应该不假,前日父皇召了外祖在两仪殿议事,连全有才都被赶了出去。”他用的到张家,也乐意唤张相一句外祖,给了体面,两边都高兴。

  殷邵宣眼底嘲讽不落,若真的只有太后施压,这个亲事能不赐也就不赐了,左右下点赏赐,张家也不会落了脸。偏偏姑姑要回来凑这个热闹,他太了解父皇了,能力不大,脾气不小,明知不可为却偏要为。

  “若真的婚事成了,苏家那两个孩子就留不得,小心别最后养虎为患了。”

  “我晓得。”张晨璋低声回。

  “只是可怜了令弟,要受些委屈了。”殷远封见张晨璋兴致不高,以为是在担心张晨凯,安抚说道。

  “不碍事,他是该受些教训了。”张晨璋一向冷情,他张家声誉,只因他小叔一脉毁了不少。

  “那我先出去,将门外两个打发了,别一会儿真冲进来。”张晨璋说着转身要走。

  “好。”殷远封还是一贯平平淡淡的模样,仿佛刚刚吃惊的人不是他一样,还颇有兴致的敬了周围人一杯酒。

  张晨璋大步往外走,刚走两步就被晏唯宇给拦住了,手中一个酒壶两个空杯。

  “来,张兄,我敬你一杯。”晏唯宇面对仿佛满脸都在问我们两个很熟嘛的张晨璋安之若素,很是厚脸皮的倒了两杯酒。

  谁是你兄?你是谁弟啊?张晨璋心中汹涌澎湃,面上却不显,侧身挪了几步,“晏小公爷见谅,我还有事。”

  “诶,中秋佳节的能有什么大事,张兄给小弟个面子,喝一杯不碍事的。”张晨璋挪一步,他也跟着挪一步,死死的挡在面前。

  这话晏唯宇说的是不害臊,可把周围坐的一众五陵年少惊掉了下巴,好家伙,还一口一个张兄,合着当时因自家斗鸡死了去张家砸门闹事的不是你?逼的张相把自己最疼的孙子给关了禁闭的不是你?可没听说您还有个双胞胎兄弟啊。

  张晨璋见也躲不过,索性接过酒杯,一口干了!

  “好,痛快!来再喝一杯。”晏唯宇顺坡上驴学的很透彻,立刻又倒了一杯。

  “我还有事,晏小公爷可否让行。”张晨璋说的客气却也强硬,径直越过晏唯宇。

  才走不过两步,感觉衣摆一沉,心中暗道,今儿这是怎么了都来招惹他了?

  正要生气,低头一看,见一个奶娃娃抱着自己小腿,身后跟着的苏小姐一脸无可奈何。

  “哥哥,吃。”赵慕瑾攥着的凤梨酥碎渣渣全粘在张晨凯袍子上,尤其今天穿的衣服颜色本就浅,两个黑爪子尤为显眼。

  张晨璋深吸一口气,将人抱起来,“世子爷,我还有事,您去找别人玩好吗?”

  苏芮然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拿出手帕递给张晨璋,“张公子,对不住了,我这一会儿没看住,不知小世子怎么就跑到这来了。”

  张晨璋道没事,也没接手帕,毕竟是未出阁姑娘的绣品,他怎么好接,只要将赵慕瑾递给苏芮然。

  可苏芮然就跟没看到一样,只一味的道歉,给张晨璋擦拭衣摆,至于赵慕瑾,更是不可能接了。

  三人一时之间僵持住,晏唯宇暗戳戳给苏芮然点了个赞。

  殷邵宣坐在主位上,看这一幕,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这怎么格外的像……一家三口?

  几人正心思各异的时候,殷帝开口,

  “今日美景佳辰,合该有赏!张相……”

  张相站起来,“微臣在。”

  “前些日子你……”殷帝话说一半,被太后打断

  “皇帝,你前朝的事情前朝去赏,拖到这儿赏,坏了兴致。”

  “正是,父皇,孩儿敬父皇一杯。”殷邵宣端起酒杯开口。

  “朕今日高兴,就赏了!别明儿忘了。”殷帝大笑,喝的也痛快。

  “张相,朕就赏你……”

  众人听到这句心都揪起来了,直直的看向主位。

  “杀人了!杀人了!救命啊!”

  一阵嘈杂声从门外传来,众人都向门外望去。



  ------题外话------

  求收藏!求评论!

  求求你们啦!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 ̄3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