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安行之吾家王妃有点行 > 第五十七章:美人在怀的感觉怎么样?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七章:美人在怀的感觉怎么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兄长为护母声誉,情有可原,可我兄长一介书生,那里是会打人的?请陛下明鉴!”少女略显稚嫩的脸上两行清泪,仍还是为兄倔强的直视殷帝,怎么看怎么可怜。

  殷帝听罢,眼光扫过张晨凯和苏言之的脸,一个白净,一个青紫,不可见的摇了摇头,张晨凯的混账名长安皆知,而苏言之,那是有名的少年天才,谦谦君子。

  “言之,你且说,张家那小子说你母亲什么混账话了?”听到辱了高芸,太后脸色就不佳了,她一直以为将高芸留在宫里,有她护着,闲言碎语会少很多,却不想,还是有不长眼的!

  “言之……说不出来。”让一个做儿子的亲口说出侮辱自己母亲的话,宛如登天。

  “那你说,哀家今儿要听听长安城里有什么风言传的!”太后看向张晨凯。

  他被吓懵了,嘴张张合合没有说出话来,后又反正过来什么似的,不住磕头,“太后明鉴!我没有!便是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传闲言啊!”

  “是没有说什么闲言,张公子说的言辞凿凿。”苏言之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猛的抬起头,眼中蓄泪,“无外乎什么迟早是一家人;张大人不嫌弃家母丧夫,愿以平妻纳之;让我兄妹二人日后入了张府,夹着尾巴做人,好寻生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苏言之满眼泪着实惊到了众人。在座的皆是长安有名望,朝中有声望的家族,对于这个消息也都听了一耳朵,大多一笑置之,都寻思只要张家不傻,都不会去动高苏二家。

  “敢问陛下,家母可是陛下谕旨三品郡夫人!诰命在身不可再嫁可是本朝例律!如今家父尸骨未寒,我们孤儿寡母可要被这么欺负!”苏芮然跪在苏言之身旁,叩头三问,“若我哥哥今日由的他们传无作为,明日是不是就要有媒人上门了。”

  嘴好利的丫头,殷帝看向苏芮然,可惜了苏史早逝,不然定能给撑个体面,许个好人家。

  这话不假,苏史去了,苏芮然在长安就是寄人篱下,就算高家有意帮扶,普通世家还可,高门望族却是攀不上了。

  “陛下,苏小姐说的不错!本朝律法有言,诰命不得再嫁!若张家真要硬纳,微臣便要参张相一本了。”一胡子花白的老大人站了起来。

  殷帝一看那人,头都止不住的疼。秦简,秦家世代都是言官,不拉帮不结派,就是一身傲骨硬到底了,建宫殿他上奏,纳妃他上奏,太多不行,太少也不行,殷帝都要被他活活气死,又因不能杀言官,只得忍着。

  “陛下,小女蒲柳之姿,张家不敢奢望。”高老侯爷说的诚恳,他的侯爷之位来的巧,也不太管京城里的弯弯绕绕,只是张家这个大火坑,谁想去跳谁跳,高家女儿是不会去跳的。

  晏国公坐着观望,这种事情,有两三个拦着就是了,若拦的多了,皇帝一急,反而得不偿失。

  “哈哈哈哈哈。”殷帝仰天长笑,“你们啊,亏还是朝廷栋梁,听风就是雨。张相是为自家小儿求一桩亲事,可那是他儿媳王家本家的姑娘,朕已经许了,就想中秋宴上赐这个恩典呢。张相,你说是不是?”

  “是。”张相应道,“臣与小儿谢陛下恩典。”

  没办法,皇帝需要台阶下,他就得给他这个台阶,谁都好看。

  “你们都起来吧。”殷帝挥挥手让众人起身,只剩苏言之三人。

  “至于你们,该罚还是得罚,不然日后岂不是要上天!”

  “言之,你虽情有可原,朕也要罚,就罚你抄十篇《孝经》。”

  “张晨凯,关三月禁闭,三个月内不得出府,张相好好看管。”

  “至于车祈,就回府跟着言之抄《孝经》吧。”

  “就如此吧。”殷帝说完这些,感觉都烦,“还有张相,替你儿子求的婚事,早日办了,朕讨杯喜酒喝喝。”

  “是。”众人应道。

  “都起来吧。”

  殷帝挥挥手让人起身,“都去找太医看看。”

  说完要转身之时,见苏芮然弯腰扶苏言之时,脖子划出去的半块玉环,一脸不可置信。

  “丫头。”

  “嗯?”苏芮然听见有人叫她,抬头发现是殷帝,一脸迷茫。

  “你过来。”

  “我?”苏芮然不自觉的看向殷邵宣,见他点头,才缓步上前。

  她一步步上前,脖子的玉环也更加清晰,不只殷帝,连张后都看得清楚,二人脸色俱是一变。

  “怎么只有半块?”殷帝将玉环拿在手里细细摸索。

  “回陛下,不知,臣女打小儿带的就是半块。”苏芮然声音小小的,还带着几分不确定。

  “混账东西,还不快将东西取下来!”张后喊出口,忘了为后的仪态,伸手要夺。

  殷帝一个凌厉的眼神让她手缩了回去。

  “她将这东西给了你……给了你。”殷帝喃喃出口,看着都有些疯魔了,苏芮然有些害怕的后退,可被殷帝拽着脖子的玉环,退了几步都被扯住了。

  “父皇!”殷邵宣离得近,一眼看的分明,大步上前,把苏芮然从殷帝手里救了出来。

  “嗯?”殷帝发现手里一空就要追,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干咳两声,“都散了吧。”

  说完不管众人转身走了,全有才一路小跑的跟着,喊着,

  “天黑,陛下慢点,奴才给您点灯。”

  苏芮然看着殷帝远去的背影,莫名有些孤寂,天子,天的儿子,生来就是孤家寡人。

  待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还在殷邵宣怀里呆着,小脸一红,连忙将人推开。

  殷邵宣这才反应过来,不自在的干咳两声,恰好看到晏唯宇取笑的小眼神,瞪过去。

  “既皇帝说了,就散了吧。”太后由平阳扶着起身,右手一抬,“芸儿,扶我回宫。”

  高芸不情不愿的起身,担忧的跑向苏言之,伸手抚上他的伤口,“言之……”

  “母亲,我没事。您啊,就安心在太后老人家身边儿好好呆着。”苏言之安抚笑笑。

  “母亲。”苏芮然上前,满眼委屈看着高芸,自从进了长安,她就跟没有母亲一样,日日不得见。

  “然然。”高芸强颜欢笑,摸了摸苏芮然的头。

  太后还在那里等着,高芸也不好让她久等,只简单说了两句,便去了太后身边。

  苏芮然和苏言之目视太后走远,最后皇后一声冷哼甩袖也浩浩荡荡的走了。

  “既如此,我们回吧。”苏言之摆摆手,“太医怕是用不成了,回家请个大夫。”

  “好。”苏芮然应道。

  一旁高静姝正在训斥高车祈胡作非为,明明是个兄长,却被妹妹训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摸着后脑勺傻笑。

  顾伊乔和唐汝舟跟着家人走的时候,满怀歉意的看了苏芮然一样,想要说什么也最终没有开口。苏芮然朝她们笑笑。

  她又不怪她们,有心无力她懂得。她们身为一个女子,不管怎样都左右不了家族的意思,尤其顾伊乔,顾府青壮皆在边疆,京中剩的不过老幼,更是过的艰难。

  高老侯爷和老夫人率先要走,路过张相身边时驻足。

  “待二公子成亲之时,在下定举家前往送一份大礼。”

  “那劳高侯爷破费了。”

  “哈哈哈。”高老侯爷大笑出门,留张相在后阴沉着脸。

  高府其他人紧跟而出,苏芮然看到殷邵宣望过来,“我走了,还有,谢谢你。”

  说完一溜小跑跟上了高静姝。

  “我说,美人在怀的感觉怎么样?”晏唯宇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吓了殷邵宣一跳。

  “滚犊子!”殷邵宣把人推开,也要走。

  晏唯宇跟的可是寸步不离,“我说,你行不行啊,平常嘴上不是挺能说的吗?你看你刚刚那样,抱一下跟要死了一样。”

  “闭嘴!”

  “这不是闭不闭嘴的事,你这也忒怂了吧……”

  “你还出不出宫了,一会儿宫门落匙了,你就睡在太液池吧。”

  “那你收留我一晚呗。”

  “滚……”



  ------题外话------

  求收藏求评论!

  求求你们啦,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鞠躬~
sitemap